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百年回眸
关于五十年代一中办学情况的回顾
来源于:一中校庆网  发布时间:2012-09-26 09:25:58

重返母校,我们心潮澎湃,自然都会想起当年在一中度过的青春时光。由于袁宗凯、封玄武、旷璧城三位老校长和刘湘皋、陈志恪、易家襄、刘开晓、戴吟啸、佘超群等各位老主任的得力领导,通过全体教职员工的辛勤工作,把50年代的一中办成了闻名遐迩的名校,全省、全国乃至前苏联的教育专家,络绎不绝来到一中参观考察,从办学思想到育人方法,均都给予高度评价。我们作为一中的学生,当然以此感到骄傲,同时,对她在办学育人方面的许多成功作法,至今记忆犹新,其中四条经验或传统十分突出。

一是高度重视全面发展——人的全面发展,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课题。为此,一中当年高度重视对学生进行全面发展的教育。德育方面,强调学生要有理想有抱负。记得曾经结合学习刘少奇、胡耀邦同志先后来湘,向青年学生所作的报告精神,开展了为期半年的讨论,并以“有理想、有抱负”为主题,召开了学代会,使得“为人立志,为学成才,报效祖国、服务人民”的观念,深植于广大学生心中。智育方面,一中不搞文理分科,更不办什么重点班、实验班,直到毕业前夕,学生还未确定自己是报考理工医农,还是政经文史,身体检查之后,才去填报升学志愿,所以当时在一中读书,根本不存在“不考不教,为考而学”的问题,政语数、理化外、史地生、音体美12门功课,门门都学,科科重要。体育方面,以劳卫制达标锻炼为中心,坚持上好体育课,每日清晨,以锻炼小组为单位,到东风广场和烈士公园跑步。下午课后,按各人兴趣参加田径、球类、体操活动。每周举行一至两次体育赛事,师生观者如云。劳卫制一级达标率百分之百,二级达标率百分之五十以上,达到三级和健将级的也有人在。美育方面,注意培养审美能力,美的情操和对文艺的兴趣,还请一些名人来校与师生座谈,周立波、吴伯萧等文学大师和湘剧名角彭俐侬、刘春泉等表演艺术家,先后来校作过讲演。每周星期三、六下午课后,统一组织去位于中山路的新华电影院看两场电影。对于有些影片的思想性与艺术性展开讨论,如对《教育的诗篇》和《夏天的故事》就讨论得十分热烈。劳动教育方面,注意培养劳动观点、劳动习惯、劳动技能和劳动态度,邀请劳动模范作报告,去工厂、农村、商店、兵营参观,后来又开展了勤工俭学活动。有的上街推板车,有的下厨洗碗筷,有的进厂炼香油,有的帮人刻钢板,有的寒暑假清扫校园,粉刷墙壁、整理图书仪器,查对帐目收支,所得报酬,以补学用。学校还分期分批组织学生到望新乡参加农业劳动,进行社会调查。回校后,利用作文课,各写一篇总结,题目叫做

1

《收获与建议》。

二是着力培养爱好特长——一中当时的课外兴趣小组和社团组织很多,几乎人人都参加了一个小组或一个社团。其中高中部的四个文学社——蓓蕾、花间、海燕、幼苗,人数最多,影响很大。记得袁校长还为蓓蕾的社刊题写了“蓓蕾不是温室之花,要经得起风吹雨打”的贺词。文学社成员中,在《中国青年》和《诗刊》等处发表作品的,就有好几个人,如34班的李湘俊,37班的钟黔宁等同学。航模组、化工组、合唱团、田径队都在全省、全国的比赛中取得可喜成绩。本届男同学许厚基、上届女同学朱曼利,在中南地区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上,夺得百米冠军,他们胜利归来时,全校一片欢腾的场景,至今历历在目。饲养组,除了饲养鸡鸭鸽兔,还喂了500多斤一头的大肥猪,我们五八届六个班同学的毕业会餐,宰了其中一头,大家美美地饱食了一顿。让每个学生既能全面发展,又有各自特长,这是当时一中领导和教师的一致目标,也是家长和学生的共同愿望。所以,尽管一中从不片面追求升学率,但在每年秋天,总有几个车皮的学生,跨过长江、黄河,进入武汉、北京以及南京、上海等地的名牌大学深造,一中连续几年成为全国的高考红旗。

三是积极倡导民主自治——一中的团委会、学生会、团支部、班委会,以至小组长、课代表,不由校方指定,都由同学选举产生,也可投票罢免。学生的各种活动,老师从不包办,多由学生主持。例如“美好的青春”广播站,每天早中晚播放三次,每次20分钟,从组稿、编排到播音都是学生负责。又如每周星期六晚上的舞会和游艺活动,都由学生会主办,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广播通知同学参加,上门邀请老师出席。再如每周一次的班会,内容、程序由班委会研究,经班主任同意后召开。那时的班主任也好当,具体工作只有三项,一是审批助学金;二是拟写期终评语;三是到班会上作个简短讲话,其余的事情,如纪律问题、卫生问题、活动问题,乃至思想问题,班团干部都会主动去做,而且能够做好。学校团委还选派了高中部部分团员,到初中部担任少先队的中队辅导员,他们与那里的班主任、中队委一起开展工作,搞得十分活跃。所有这些作法,对于培养学生的民主自治意识和实际工作能力,以后顺利走向社会,都是大有好处的。

四是普遍实行“有教无类”——一中当年的学生,有的来自全省各地,有的来自海外华侨,有的是转业军人,有的是社会孤儿,有的门第富贵,有的家境寒微,有的出身不好,有的根正苗红,有的是考进来的,学习基础很好,有的是派进来的,只有初中程度,但在一中,我们都能健康成长,没有什么精神压力。“因材施教,有教无类,不许歧视,重在表现”,就是一中当时的口号与氛围。要是后来不受“左”的干扰和破坏,把一中的校风、教风和学风,传承下来,发扬开去,那该多好啊!可喜的是改革开放以后,我们的一中又走上了金光大道,创造了新的辉煌,实现了新的超越。所以,我们在欣慰地回忆母校昨天的丰碑雄伟时,更为她今天的硕果芬芳而高兴,并要衷心地祝愿她明天光芒万丈,长盛不衰。我们这次赠给母校以作留念的礼物是一张花岗岩石桌和几条石凳,上面镌刻的祝词是《论语》集句:“道之以德,博我以文”,表达了我们对母校教育我们如何做人,怎样读书的感激、赞颂之情。同时我们坚信母校一中定会象博击蓝天的雄鹰一样,越飞越高,越飞越远,越飞越英姿飒爽,四海扬名。

    记得彭靖老师去世前几天,到教委机关来找我商量他的一部书稿时,满心高兴地说:“我曾经在一中是得三湘英才而教之,所以不亦乐乎哩!”并对当时的学生大加赞扬。我说:“我们是受全省名师之教诲,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师生不禁会意地笑了起来。的确,五十年代的一中,可谓名师荟萃,巨擘如林,例如语文老师有彭靖、李震一、简涤初、沈君一、蒋良栋、萧润娟、王畏衡等,数学老师有汪澹华、向大支、梁实求、曾宪侯、谭天健、陈虔僧、周耿光等,外语老师有张普安、应开识等,物理老师有陈积华、罗承宪等,化学老师有黄美瑜、戴迪凡等,生物老师有方翘楚、邓公先等,历史老师有易仁荄、胡少逵等,地理老师有舒效智、黄孝晹等,体育老师有朱纯、柯中快、刘增德等,音乐老师有吴楚炎等。他们都是一些学富五车,诲人不倦,忠诚于人民教育事业的专家、学者、师表、精英,正是他们给了学生一杯垫底的老酒,一个扎实的根基,让我们一生受用,得益无穷。虽然现在他们大多数人已经作古,但是师魂不殁,教泽难忘,他们的音容笑貌,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深处,他们的大恩大德,我们永远不会忘怀。让我们衷心地祝愿他们之中健在的长康长寿,去世的安息安恬吧。

再说我们这届同学,的确是一个品学兼优,才华出众的群体。我们之中的大多数是从全省各地和全市各校选拔而来的。少部分则是热爱祖国的归侨。大家当年怀着一股振兴华夏的革命热情和造福人民的远大抱负,投身在一中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习之中。正当大家向往着和创造着美好未来的时候,一阵极左狂飚降临在我们许多同学的头上。到五八年高考前夕,有的被警告,有的被记过,有的被开除团籍,有的被遣送回家,有的被降格录取。在这突如其来的挫折面前,我们这些同学,除少数几个自杀身亡,以示抵制之外,大多数人还是坚强地站立起来了,既不悲观,也不后悔,矢志不逾,初衷未改。记得有的同学在小礼堂被宣布开除团籍时,他们当场就提出入团申请,并且表示即使以后不能入团入党,也要永远做个党外布尔什维克,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,足见其信仰坚定,志虑忠纯。在以后一段漫长的岁月里,由于政治运动不断,不少同学屡遭打击迫害,历尽困苦艰难。例如34班的李湘俊同学,回到原籍之后,不能升学,不能招工,更不能入团入党。但是由于他才华横溢,擅长写作,被当地文化部门找去帮忙。不过运动一来又叫他出去,运动过后,再请他进来,李湘俊三进三出文化部门的情况,引起远近许多人的不解和猜疑,直到三中全会以后,得到平反昭雪,他才成为郴州市文化部门的公务员。加上儿子遇到好时代,又能继承乃父的优良基因,上了清华大学,后来留学深造,现已回国服务。李湘俊同学终于成了一个苦尽甜来,笑在最后的赢家。这样的例子,在本届同学之中,为数不少,所以说,我们这届同学不仅是一个品学兼优,才华出众的群体,又是一个坚强不屈,拼搏到底的群体,同时还是一个胸怀宽阔,不记前嫌的群体。对于过去执行极左路线的领导和师友,我们一律表示理解和原宥,并以“历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”的心境与姿态,和他们相处相交,亲密无间。

现在我们大都已达古稀之年,并且经历了几十载的风雨沧桑,目睹了人世间的许多沉浮悲喜,大家一定有不少的人生感悟,如今应当得出一个结论,如果要我来说这个结论,就是四句话,叫做“放弃就是解脱,宽容就是升华,开心就是幸福,活着就是赢家”。所谓“放弃就是解脱”,就是放弃一切名利权位,放弃一切恩怨情仇,对自己就是一种精神解脱。特别是对老年人来说,放弃还是一种智者的德行。所谓“宽容就是升华”,对人对事都能宽容大度,这就是人性的升华,品格的升华,是人生的极高境界。所谓“开心就是幸福”,钱多官大不一定幸福,不是说“财多虑己,官高必险”吗,只有开心快乐才是实实在在的幸福。所谓“活着就是赢家”,我们有幸活到今天,而且还是活在一个国家繁荣富强,民族扬眉吐气的时代,活在一个奔向民主自由和谐向上的社会,大家已经成了赢家,那就应该好好地多活一些年月,争取成为更大的赢家。

最后,我还想用四句话,也可以叫做一首小诗吧,作为向大家的祝颂之词。“古稀今不稀,耄耋已成批,人瑞何其众,祝君过期颐”。中心意思就是希望大家健康快乐地活过一百岁。当我们从一中毕业60周年、70周年、80周年的时候,虽然难以再度聚会,但是我们还可以搞些通讯活动,把各自活得精彩,活得开心的情形与经验,通过书信的形式来个互相告慰和激励吧!谢谢大家!

※徐金凯,高33班学生,1958年毕业。曾任市教委书记,市政协、市人大常委,市委宣传部副部长,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。1995年曾任市委副巡视员。上文是他在20081030日在长沙市一中高五八届同学毕业50周年聚会母校大会上发言的节选。

上一篇:  “五四”时期,我校成立“救国十人团”
下一篇:  学校沿革及校址迁徙表